撕了将近一年后,Waymo 与 Uber 诉讼案终于开庭

· Feb 07, 2018

商业世界里,最不缺的戏码就是爱恨情仇。针对自动驾驶窃密事件,Waymo 不知道与 Uber 撕了有多少次。去年 2 月,前者更是提起诉讼,指控后者商业侵权。

而在昨天,两家公司之间的诉讼案终于开庭,陪审团成员也加入到了听证环节。双方争论的核心点在于:Uber 是否使用了 Anthony Levandowski 此前从 Waymo 处下载的商业机密文件。由于案件所涉及到的所有知识产权已经被封存,因此文件本身无法被公众审查。另外,由于 Waymo、Uber 对于商业机密本身存在争议,所有案件实质很有可能永远不会被公开。

有些媒体希望捕捉到 Travis Kalanick 崩溃的表情,不过他本人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唯一的迹象就是不停在喝水,不到一小时的作证时间里,他一共喝了四小瓶。

File_Feb_06__3_48_21_PM

Waymo 的证据是,前工程师 Anthony Levandowski 从公司离职前夕,下载了 14000 份自动驾驶机密文件(共 9.74G),随后 Anthony Levandowski 创立了自动驾驶公司 Otto 并被 Uber 收购。在 Waymo 看来,Uber 在研发自动驾驶的过程中用到了这份商业机密,于是提出 14 亿美元的索赔需求。索赔遭到拒绝后,也就有了现在的故事。

起初,谷歌的雄厚实力让他们在招聘自动驾驶人才方面占尽优势。不过,后期 Uber 也开始发力,他们甚至直接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挖走了 42 名自动驾驶研究人员。为了在自动驾驶竞赛中占据先机,Uber 在 2016 年 8 月收购了 Otto,而这也为后期的窃密案埋下了伏笔。

Waymo-Minivan-700x467

处理此案的联邦法院法官 William Haskell Alsup 也谈到了自己的看法,Alsup 此前负责过甲骨文起诉谷歌的案件。在他看来,Waymo 过于集中使用外部文件证明 Uber 违法,而这种行为也遭到了他的指责。同时,Alsup 还拒绝了 Waymo 关于禁止 Uber 进行自动驾驶测试的请求。

目前,Waymo 准备的文件包括一封前 Uber 员工的投诉信,其中讲到了 Uber 的黑客、网络间谍行为。另外,Waymo 还将 Uber 前安保组成员 Ric Jacobs 带到了庭审现场,Jacobs 曾与 Uber 有过商业纠纷。尽管 Alsup 表示不予受理这些证据,Waymo 还是将 Ric Jacobs 列入到了证人名单中。

Phoenix_ATG4

Uber 的看法是,他们愿意承认 Levandowski 下载文件是不应该的,不过这并不代表 Uber 或者 Levandowski 本人做了任何违法的事情。

就现在来看,即便 Waymo 胜诉,他们也只能要求 Uber 交付赔偿金,同时禁止使用激光雷达。而这对于 Uber 来说并不算也特别困难,一些证据显示,Uber 目前已经摆脱了 Levandowski 的设计方案。相比于自动驾驶行业的发展变革,本次诉讼案对于自动驾驶人才流动方式的影响或许更大。

如果 Uber 败诉,他们今后可能会改变招聘策略,尤其是招聘那些身怀多项商业机密的工程师。而要是 Waymo 败诉的话,很有可能就会产生另外一种状况,自动驾驶人才跳槽将会成为一种更加频繁的现象,工资也会继续增长。

Untitled01549188

timg-1

至于本案核心人物 Levandowski,他则选择行使第五修正案权利,保持缄默避免在审判期间自证其罪。虽然 Waymo 未必确保能胜诉,不过有人认为他们已经伤害到了 Uber 的对外形象。这一切不再仅仅是例普通案件,而是一出精彩的戏剧。


原创声明: 本文为 GeekCar 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时请在文章开头注明作者和「来源自 GeekCar」,并附上原文链接,不得修改原文内容,谢谢合作!

欢迎关注 GeekCar 微信公众号:    GeekCar 极客汽车    (微信号:GeekCar)&极市    (微信号:geeket)。

0


Related Posts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